(1 / 2)

这个郎先生的强大,已经大大超过了他们的想象,让人震惊。

甚至是超过了他们的认知。

习武之人,可以强大到这种地步么?

几个宗主,全部起身,挡在江宁面前,他们清楚,江宁活着,他们才有机会,否则,上门之内,就算是被郎先生搅个天翻地覆,他们都没有任何办法!

“今日要战,那我们就战到死为止!”

听风长老怒喝,“所有新仇旧恨,一并算了吧!”

眼前的郎先生,就是杀了听禅大师的凶手,就算自己要死,他也要尽全力,给宗主报仇!

“呵呵。”

只是,郎先生并未要动手。

他扫视一圈,脸上的冷意明显,那些碎纸片般的面皮,不断掉落下来,露出一半真面目。

皮肤细腻,看起来像是年轻人,可听声音,却又沧桑得很。

“杀你们?”

郎先生道,“你们还不配。”

说完,他认认真真看了江宁一眼,身子一闪,便钻进山林,消失不见。

他走了。

众人依旧不敢大意,紧绷着神经,担心郎先生会去而复返。

“他逃走了。”

江宁压下要喷出的鲜血,缓缓道。

他说的是逃走。

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柳川道关心道。

“没事,只是一口气没上来。”

江宁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,点点头,众人才放下心来。

如此可怕的招式,他们恐怕一招都接不住,郎先生全部接住了不说,而且似乎,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。

“你说他是逃走了?”

李玄看着江宁,脸色严肃问道。